Saturday, 5 May 2018

遲來的閱讀

我終於明白為甚麼不再喜歡部份「私攝影」。
有朋友評論 KaoRi 都當了荒木經惟的模特兒十多年了,今天才跑出來 #metoo 好像不合理。我反而可以理解,她由一位年輕的模特兒,轉瞬成為「荒木的女人」,與大師合作的好奇與驚異相信難以拒絕(估計吧)。而假如如她所言,她根本不是「荒木的女人」,可想而知,荒木一旦離世,她在感情和物質上甚麼也沒法承繼,她只是一台活生生的「道具」,甚麼也不是的自我危機感一定很難受。(我估家乍,佢無咁講架)
而這世上還有多少真的假的「私寫真」呢,相信大家在香港也知道誰啊誰以此淫了不知多少女。(請自行對號入座!)

文章連結:
1.
重探攝影裡的身體與性——兼論荒木經惟的女體攝影
http://www.vopmagazine.com/lls/
文/郭力昕(本文原載於《攝影之聲》第9期,2013年)

2.
その知識、本当に正しいですか?(那樣的知識,真的正確嗎?)
http://commagazine.twmedia.org/?p=5001
文/KaoRi
譯/張雅晴 (共誌 2018-05-02 共想/共享)
『在化妝時我翻了一下,看到這段話。在這個年代,還可以公然笑笑地說這種話的人,想到我居然在他的身邊待了16年,我可能也做了助長了這種思想的事情吧。我正是被他這種「年功序列、義理人情、男尊女卑(笑)」的性質給吞沒了。然後終於爆發的我。我要將下面這句話「その知識、本当に正しいですか?(那樣的知識,真的正確嗎?)」,原原本本地送還給這個寫狂老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