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December 2018

《戰火扶南》FANUN


在法國電影節其間看了《戰火扶南》,非常喜歡和感動,簡單寫一寫作為推介。

W 認為故事用personal的角度是成立的,因為這是與導演直接有關的故事,以個人的視點去講是直接的。而導演用動畫手法去講故事,而非拍真人片,一開始的選擇已經不是希望以「真實」為目的去呈現事件。影片中沒有強調悲慘、血和暴力,事實上要看這些的影片大有人做,例如電影《夾邊溝》(講在大饑荒時期,中國大西北勞改營),所以他認為不渲染暴力和悲傷是對的,因為這些事永遠無法說完。



導演用九年時間做這個與自已家族有關的故事,展示動畫的可能性﹣﹣述說歷史的可能。他還未敢向其兄長展示,可見其用心及沉重,我三思之後覺得這個心很值得讚賞。假如是由經歷苦難的人來講苦難故事,可能太辛苦,當時人未必有足夠勇氣面對。有些人以為事隔多年,內心必然已消化了些苦事,但到把事情宣之於口,才發現心傷未愈,無沒說下去,可能由親近的第三者去復述故事是一個好的開始。

F 認畫面的美化,令她覺得導演有過份美化和浪漫化悲慘的真實之嫌,不能反映真實,對死難者有欠公平。但我認為動畫在用色或美麗的景色,他覺得是美學風格的選取,並無礙故事。在美麗的大自然背景下,現實卻這樣殘酷,也可以說是一種強烈對比,我覺得仍可接受。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港產片《高海拔之戀ii》,故事講現實是悲劇收場,但卜作者把現實改寫成故事時,給故事換作happy end,他想補完現實的殘酷,想留下來的人還覺得有希望(也是因為還有希望才有人能成功逃亡),所以現實是悲的,但人的想像力超越這些。這才是創作的價值,而不是把現實重覆一次,因為這不是紀錄片,而是創作,在創作中人讓奇蹟發生。這也是藝術的價值,透過美化/詩化現實,撫平人心內的傷口。《戰火扶南》導演小小的法式浪漫已經無足輕重,他鋪陳一整套戲,無非想讓男主角化成風,實在也用心良苦。當然,若能人用更東方式的浪漫可能更完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