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March 2020

【復課】走在我身邊就是同伴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Walk beside me and be my friend. 【復課】走在我身邊就是同伴 文字燒 @jonyu_brush 疫症當前,大部分活動不是取消就是延期,大家都說不如趁這段日子多到戶外去呼吸新鮮空氣,實行運動抗疫。但周末即使是去行山,山徑上人潮如接龍,雖未至於人多過樹,但卻沒法讓人完全放鬆下來。沒事可做,我決定「復課」—參加了《文字燒》書法班。 「文字燒」原是指像大阪燒或廣島燒日本燒餅類食物,就是一些疏菜和麵糰糊在一起煎的物體,老實說一般香港人根本分辨不到它們三者的分別。余在思借用了這個名字作 為書名,可能也是因為書內介紹的合成字也是「炒埋一碟」的感覺吧。 小誌《文字燒》由余在思著寫,書內介紹了九個新造的中文字,以書法字寫成,附以英文解說。文字全部取材自二○一九年六月以來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由抗爭者自創 的新詞,例如:「禾勇」、「自由鳥」、「暴政」等。作者希望透過書法創作,讓人重新思考自身與社會運動的關係,就像卡繆所言:"Don't walk in front of me, I may not follow. Don't walk behind me, I may not lead. Walk beside me and be my friend." 一個人若能靜心書寫,都較易進入安定寧神的狀態。不少人在參與社會運動後出現情緒問題,有些朋友在機緣巧合下以書法抄寫來穩定心靈,並習得一手好字。 假如二○一九年對你來說已是困難重重的一年,二○二○年又以疫症作開年禮,相信今年也殊不易過。新的學習也許能讓你重新振作,伴你過渡困境,走得再遠些。

Siu Ding(@siuding_naked)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