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November 2020

回歸身體——「裸體」作為衣服

(Photo by Dick Chan) 


在城市中,一種純粹裸體的狀態總是被以為是病、或者必然是私下進行,我們在失去自大然的同時也失去了自己的身體--身體在城市中必須要有衣服才能成為能自由行走的人。  

由最初認真思考裸體到現在,有時也會反思自己到底在爭取甚,因為說到底裸體人人有,原來站出來是那麼為難,而且還是差不多與全界為敵的想法。朋友說在外國有不少地方也是容許天體的,也許就是我的目標。但我總是認為自己不算是天體愛好者,因為在大自然中有時我覺得着衫較容易保護到自己,我總是強調這應該是一個選擇而不是動不動都必全部人穿或全部人裸的行動。「其實有些天體營也是可以選擇穿衣或裸體的。」這些天體營、天體活動是在製造一個裸體共存的環境也是好的體驗,不過我總是有些猶䂊,在這特定活動的穿與不穿可能又是另一種尷尬。這聽起來像自相矛盾,但希望在讀的你明白我講甚麼。^_^哈 (流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