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4 September 2021

【17。一邊拍攝一邊SEX】


【17。一邊拍攝一邊SEX】房門一關上,我們就瘋狂親吻、搾壓、抽插。整年無見,再加三星期的強制隔離,我是他回港後接觸到的第一個人。我側身躺在床上,稍稍和他拉開距離,想好好看清楚他的臉:細長的單眼皮,大鼻子,薄唇,方形大臉,額很高,皮膚滑淨,短髮又黑又硬。我忍不住撫摸他長期缺乏運動的修長四肢,和我圓渾渾的細小身型有很大對比。我正值月經前的日子,胸部脹得青根浮現,小腹和腿都是肉,卻渾身散出想做愛的慾望。我們對望良久,把剩下的衣物脫去,裸着身體相擁而睡。 

我先醒來。從床頭拿過來自動相機,拍了他好幾張睡相。幾下的閃光燈和快門聲就把他吵醒了。 
「又影相。」
 「好耐無見吖嘛,你好似又瘦咗,皮膚又滑咗啊~」 
「你想影低我地做愛?」 
「得唔得呢?」 
「攝影大師你係咪handle到先?Nan Goldin呀?」他瞇眼笑着說。 
「我都唔知影唔影到㗎,啲人成日影碌鳩同啲精,又或者影啲矇查查嘅肉體動作,我又唔覺得果啲真係咁正。影得真係靚果啲,好似都係由另一個旁觀嘅攝影師影,做愛影相似乎係喺鏡頭前表演sex嘅刺激感,多過真正需要果啲畫面。不過我想試下先做結論。」我其實想影好耐。 
「啲相只有我哋睇到?」他鄭重地問。 「影得唔好就只有我哋睇到,影得好就可能做展覽。哈哈。」我浮誇地說。 
「大師,咁我要做agent,賣相啲錢歸我。」他奸笑,我立刻舉機拍下他的笑臉。 
「咁即係你同意㗎啦。」 
「試下囉,睇下影成點先。」 

我坐在床上,打開大腿,他捉着我的屁股埋頭在我的陰毛上,將舌頭伸進陰唇之中。我從相機的view finder裡看着他,一邊被他舔着一邊影他,身體在享受他的服務,腦裡卻忙着構圖和對焦,很神奇又舒服的抽離感。慢慢地我不由自住放下相機,手按着他的頭,帶領他那條濕滑小蛇,癢癢地跟我來回纒繞。他抬頭望望我半開合的眼睛,就把咀唇慢慢移向我的肚皮,一邊大動作地將手指伸出伸入我陰道,一邊又細緻地揉搓着我的乳房。我也伸手找回相機,從乳房另一邊拍攝他在我身上的爬行,他準備要把堅挺的陰莖插進來。「 Hold住!」自動相機的閃光燈向他閃了一下。「唔好向住我隻眼閃!」強光讓他產生眩暈,他的陰莖也隨之縮了一縮。 

「Sorry~」我伸了伸脷,準備用我的舌頭道歉,俯身含着他半軟半硬的陰莖。他低聲地呻吟,下面再度堅挺起來,我就轉身坐在他大腿上,輪到用陰唇半吸着。龜頭在陰道口來來回回地摩擦,屁股也起起落落地啪啪。我一邊上下挪動,一邊把相機放在床頭,set了10秒的timer,他趁機會把我推前,一手揸波一手攬腰,來個站立的狗仔式,也不理會是否正在拍攝,只顧忘我地抽插。這是輪到閃光燈向我閃了,今次換作是我的正面,原來這樣近距離的強光真很不舒服。 
「可唔可以唔閃?」 
「咁啲動作會blur晒㗎喎,我又唔係想影果啲style。」 
「咁好啦。」他無奈。 「等一等,我想再set一set部機。」 
「吓,仲要影?」他已經無癮地把陰莖抽出來。我伸手拿着相機便往他身上再閃幾下。 
「你現在的表情好自然。」 
他睜扎着受了強光的眼睛,生氣地說:「唔做啦,碌鳩比你閃到軟。」 
「我仲未影你射精喎。」 
「點射呀!」 
「OKOK~」我無理他,還在調教相機的setting,他已經逃離現場到厠所去。  

一星期後,相片沖印並已scan好入電腦,我們一起在熒幕上欣賞照片。可是,大家都覺得拍得一般,不是對焦錯了就是構圖怪怪的。 「都叫有驚喜啦,雖然我唔太滿意。」 「不過影唔到你射精添。可能因為咁所以啲相爭啲。」 「唔好再搞我,我唔影㗎喇。」他投訴。 「車,人一世,乜都試下啦。」 「根本都唔舒服,愛又做唔到,相又影唔到。咪玩啦。」 「OKOK,咁齋做愛唔影相。」我氹番他。 
「而家?」 
「都可以既~」 
「好呀~yeah~」他歡呼。 然後他準備除衫,我也在準備拿出相機來,set timer再試試:P 
. 
. 
self-portrait @siuding_ii 
. 
. 
. #candycrush #feminist #🍭weekly 
#甜古 #手足甜古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