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2 October 2009

在胸口挖開一個黑洞(上)

上星期的一個晚上,A和我一起把舊書送到L的家。

這晚天上一層薄薄的雲遮住了星海,只有光亮得像探射燈的月亮穿透雲層照在地上。

差不多晚上十一點多我們才到達L的家,L接過了我的幾箱舊書,說:謝謝。其實我感激L才對呢,那些舊書大都是我的參考書或是我設計的小說,由於我家書多成災,不扔掉一點實在不行,現在L接收了它們,我不用把它們當垃圾扔掉那麼浪費,實在令我安心多了。

離開L的家已是凌晨一點多,A和我坐車回去時已經很累。我呆呆地望住車窗外邊的樹木和行人路。車子下山後經過一個圍滿了圍版的建築地盤,這時我感覺得心裡很不舒服,地盤內一片很黑很黑的一塊形成了一個很沉重的東西壓下來,那種黑暗的重量像黑洞似的吸走了所在東西,雖然現在正在圍板內靜止不動,但仍舊令人感到害怕。我問A:那是黃竹坑村?A:好像是啊,原來全拆了呢。

我呆了好一會說不出話來。記起我小時曾經住在山上,搬遷後每隔幾年便會相約中學同學一起回來這裡聚舊。上一次的聚會是二年前,那時我們一起走進已經變得跛舊的村裡買炸魚旦和雞翼。村裡有各種各的人穿梭進出,街市仍舊賣著疏菜肉類和雜貨,小時候經常上的辦館照常營業賣放滿了新款舊款齊備的零食雜物,然後是文具店、理髮店、快餐店...等。由於我只是隨隨便便地走過,沒有仔細地逛每一間店,更沒有花神留意是否已和小時候有甚麼不同,只覺得整體的環境是比以前陳舊了,但這地方散發出來的氣息依舊,而朋友們和我都長大了。

但是現在一切的記憶都被埋進黑洞裡了,我感到很失落,像胸口被忽然開了一個大洞,硬生生地把本來屬於我的東西挖走了。

想起前陣子牛頭角下村下清拆前遇聽不小人說那裡「三步一DC,五步一單反」的情況。我可是連半格菲林也沒有在這已拆的村影過呢 ...T_T...

待續:在胸口挖開一個黑洞(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