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December 2009

零度的北京798(倒霉北京行day1)

上星期五和A去了北京三天,主要是為了出席星期六《釋放》Set Free, 沈嘉豪個人攝影展的opening,也順便到那裡探朋友和到處走走。其實A已經去過北京好幾次,只有我未去過,所以這次她算是陪我去呢,她對我真好啊!我愛死A。(^3^)(我在飛機上編織冷手套送給她。)

我們在星期五下午一點左右到達北京,當天氣溫是零至零下四度,冷得很,但沒有下雪,若我們可以提前一個星期來到北京便可以看到下雪了,真可惜呢。這天A穿了黑色洗水牛仔裙、薄的羊毛內衣、深藍白間綿質長袖衫、加上薄的白色冷外套,最外面的是深紅色羽絨大襖和黑色冷頸巾。我側穿了米白加黑色格仔連身裙(貪靚啊 ^O^ )、黑色短襖,外加深綠格仔長襖,再圍上灰色和草綠色兩條頸巾,下身穿了黑色襪褲和黑色Leg Warming。其實算不上穿了很多衣服,因為身體已變得很腫脹,再也穿不下其他衣服了。在路上走動時身體可保持和暖,但手腳卻像放進了冰箱似的殭硬著,臉和鼻子冷得發紅。
A望著我說:你的臉冷得發紅了很好看啊。
我說:你還不是一樣紅呢,看上去很精神,也很好看啊 ^_^

離開機場後我們便去了SOHO 逛了一會,然後便去了798內的東磊影像畫廊,預先看《釋放》Set Free 剛掛起的相片。



這張相片也曾在今年七月期間舉辦的《廖雁寧》LIU NGAN LING 展覽內展出過,不過今次這張相片放得更大,約為40"x60",令相片散發出來的感覺更強烈。我看著這個巨大的「我」感覺很難形容,既不是喜歡,也不討厭,像在看著另一個時,又切實地知道那是日常裡「我」的其中一面,再仔細地看時面部上的雀斑及紋理很粗很粗似是很難看卻個性強烈,令我產生「這是我嗎?」的疑問。

走進畫廊,B的相片剛剛掛好了,十多張巨大的相片齊整地例在灰白色的牆上,B出來迎接我們,並向管理畫廊的女孩K介紹說我就是相中的「小丁」。K露出驚訝的表情,說她不敢相信我就是相中人,因為我和那張相片比起來實在太「細粒」了,像「縮了水」似的。而我當時在她面前所展現的笑容和相中「靜態的我」所散發來的感覺截然不同,即使我站在相前也不能夠一眼認出是同一個人呢。
B說:這就是相片放大後的魅力啊!
我想:其實是你拍攝的相片很有魅力才真呢 ^_^

這天在798 短留了一會天便黑了,去吃過朋友開的港式cafe「荀野」後,再光顧了一間炭味很重但不算好吃的傳統串燒店後全身灰味,但兩餐加起來吃的份量也不少,我們也沒有胃口再找第二間更好吃的「補飛」。
A頗失望的說:這間店真的不算好吃啊,我記得以前我來北京時隨便走進一家店也好吃的說。
我:也不算太差吧。
A:真是麻麻地呢~

天氣很冷,離開店後我們也沒心情到處走,想著明天可以早起再去玩,便回酒店算了。
(待續)

下集:
倒霉北京行day2:煙囪、驢打滾和涮羊肉(倒霉北京行day2)
倒霉北京行day3:最倒霉的晚上(倒霉北京行day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