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5 May 2010

奶汁和精液(我在MILK+ 演出裏)上

獻給
參加 MILK + 的所有人員及觀眾


MILK + ﹣集體表演
概念/導向:鄭淑麗(Shu Lea Cheang)
合作:Katrien Jacobs及梁學彬、罗丁丁、范幸薇、小谷子、雅澄、小丁、潘柬芝、陳偉江、張葦兒、Kim Haslam、羅家南、歐仲南、卓灝賢及更多表演者
聲音﹕Sin:Ned
興奮音頻序列﹕Stéphane Perrin
攝影:Andrew Guthrie、hoyin、廢柴偉
日期:2010年3月27日 星期六
地點:錄映太奇 Videotage **免費入場
(**只准十八歲以上士進場)
(*黑白相片為 廢柴偉的生活照相館系列相片,非演出當日拍攝)
facebook活動網址: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6109881914#!/event.php?eid=10150097140715431&ref=mf



拖了接近二個月,我才寫好這篇 MILK + 的演後感,除了總是被其他節目和活動吸引,令撰寫文章的進度一拖再拖,還因為我花了不少時間寫這篇文章。

這次演出的反應熱烈,入場名額爆滿是我意料之外的。

不過由於演出前沒有明確指示觀眾在進場後要如何參與、觀看及和演員互動,相信很多觀眾對這個演出充滿疑惑吧。我相信如果能在演出前向大家好好說明以後才開始的話,這個演出的過程將非常不同呢!

希望這篇文章讓曾經參與的你對這次演出有更多的了解。


早在 MILK + 演出前一個多月,在其形式尚未有定案前,Katrien把Shu Lea Cheang介紹給我識認,認為我們可以合作做這個project。當時我先看了Shu Lea Cheang在10年前寫下的劇本 Fluid(英文劇本,由A讀完後口述給我聽 :P)後,覺得是一個可塑性很高的色情科幻故事,並立刻表示很有興趣參與演出。而 MILK + 的概念便是由Fluid 的故事演化而來。

2050 年,遺留在倖存愛滋病患者的突變病毒重組了DNA 的模式,並產生出 MILK 世代。...
MILK 是廿一世紀的白色液體,就如二十世紀中的人類依靠白色粉末(可卡因)來使其興奮一樣。
(查看原文 CLICK to see eng version)

說得明白一點,這個演出是帶著關懷愛滋病的訊息,以及試圖桃戰藝術與色情的界線。以“MILK”來名命,代替原來的“Fluid”,我覺得是因為“MILK”的顏色既有精液的隱寓,也是女性的奶汁。但我較喜歡“Fluid”(液體的)這個字,因為其蘊含的想像濶一點,可以說“MILK”是其中一種“Fluid”,但“Fluid”不一定是“MILK”。

Shu Lea Cheang原著的 Fluid 劇本裡有許多大膽的性愛場面描述,故事以愛情為主幹,穿插和主角們相關的幾個離奇人物以豐富其內容,最後以政府為幕後黑手作結,雖然整體上像是荷里活式的套路,但不失其完整和引人入勝之處。

原本我以為每一個參演的人也看過這原著劇本,後來才知道好像只有我是唯一的幸運兒 ^_^ 相信我對於整個 MILK + 故事的理解是較完整的。

MILK + 演出當天演員們共分為 5 類角色,分別為:
(1) MILK 世代
(2) MILK 特工
(3) LOVER BOY
(4) DIVA EVA
(5) LOVER GIRL
(6) 觀眾
(CLICK to see eng version及角色詳細介紹)

第(6) 觀眾,是我新加進去的。整個演出當中,沒設觀眾席,讓觀眾們走進舞台上,使他們成為「演員」是這個演出的最大特色。



MILK + 的演出是即興的,沒有對白,主要是肢體動作。導演Shu Lea Cheang讓我們各自選好自己想演的角色後,自行去設計自己的服飾和構思如何去演出或舞動。導演主張我們應「誘惑地」拉多些觀眾進入演出當中,讓他們參與。

這種「互動」式的演出在香港是少有的,對演員和觀眾來說都非常新鮮。但正如文章開首所說,我相信是因為觀眾在沒有人向他們說明演出的形式之下,演員主動拉他們進入演出時,他們都顯得困惑和不知所措,他們整體的表現佷被動其實很能理解的,但是主動拉人進演出的演員便非常有挫敗感,到了中段的時候甚致放棄「邀請」觀眾進入演出當中。幸好亦有部份觀眾樂意坐到演員身旁,或者登上實驗床被檢查 ^_^ 令這個「互動」的演出算是順利進行了。

我相信要令觀眾們完全投入地參與是非常困難的,他們帶著作為觀眾的心態去看一個演出,卻未必有想「參與」的準備和意慾。在陌生的環境裡面對初次見面的人,面對突發而來的「邀請」,他們很自然產生抗拒。可以想像,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們一定是在努力抑壓感受,盡力表現得體,或是把自己抽離地觀看,沒有多少個人能夠讓自己投入吧。不過其實投入與抽離並不等同「好」與「壞」或是「成功」與「失敗」,因為不論觀眾的反應如何,他們已是演出的一部份了。


即使作為演員的我,亦不能完全投入。

我選的角色是 MILK 特工,然後中途變節成為 LOVER GIRL,因為我喜歡一個「有變化」的角色。

我預先準備好自已的演出:先扮作眾觀在他們之間穿插以隱藏 MILK 特工的身份,在一次案件調查中和一位特別的 LOVER BOY 性愛時無沒抵抗其釋放的 MILK 而上癮了,並墮落成為 LOVER GIRL 的 MILK 癮君子角色。

但二小時的演出對我來說實在太長,一小時後,當我預定要做的「劇情」都已做完了,我便不能繼續投入下去。

一旦在演出中把自己抽離,身處的舞台便消失了,就像灰姑娘在十二點後打回原形一樣,我變成舞台上的遊魂野鬼,到處遊蕩,不知做甚麼才好,心想:我在做甚麼啊?相信沒有比自己把自己排拆在演出之外的演員的情況更糟了,這經歴實在是有夠淒慘...T_T...


待續:濕潤和污垢(我在MILK+ 演出裏)下

============

關於演出:《MILK+!》一個融合性、藥物及變種病毒的表演

演出Review:
奶汁和精液(我在MILK+ 演出裏)上
待續:濕潤和污垢(我在MILK+ 演出裏)下

相關文章:《MILK+!》有感 by Charles Au
相關討論:MILK+ ( 我今晚的演出)

1 comment:

Alman said...

hihi... siuding...
i am your blog follower...
i would like to know if you have any requirement if i (or few more people) want to have a photo shooting with you.
let's discuss.. :)
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