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May 2010

色情和藝術(我在MILK+ 演出裏)下

承上文:奶汁和精液(我在MILK+ 演出裏)上


MILK + 演出中我未能投入,除了因為我想好要做的「劇情」做完了之外,還因為演出中那些濕潤、黏冧冧的 MILK (以練奶代替)令我很不舒服,那種濕潤和黏冧冧的的感覺令我毛骨悚然,難以投入演出,腦裡只浮現清潔乾淨它們的念頭。



濕潤、黏冧冧的 MILK 在演員們之間互傳遞、舔、抺在身上,不停在地上滾來滾去或赤腳的演員把掉在地上的MILK 和污垢沾在身上,不停地重覆之後我的手腳也沾滿了濕的、半乾的、乾了的 MILK ,沾在身上乾了MILK 和地上的污垢混在一起變成灰色的像擦膠碎屑掉下來,骯髒的程度可想而知 @_@

我還要不停提醒自己:你是演員,你看看其他人也在演出中不可以逃走去洗澡啊!你看看你己經很不專注、亦不投入、演得太差了,不要理會那些 MILK ,專心去演吧。

但實在太難了!那段時間感覺每一秒也很長,只期望演出快點完結。

演出過後,幾個演員和我談論關於演出的事,
N 提出:我起度諗緊其實我地唔喜歡既「stickiness」正正代表精液既一些本質……

在寫這篇過長的 Review 之前,我努力地理清 MILK + 演出對我的意義:我發現了「濕潤和污垢」是我生命裡的死敵,比起當眾進行性愛和便溺更難接受。

而且 MILK + 演出冠以「藝術」之大名,但很多人也不認同,意見也很多,就是因為沒有一個「完全的」解釋,便更值得我去參與。

對我來說,許多事情光講道理、道德是沒有用處的,說話、文字、理論往往都很能自圓其說,唯獨把空談變成行動,以自己去證實、去體驗事件,才可以找到自己願意相信的「真相」。(真相並不存在,這裡只能指是「個人看到的真相」或「個人選擇相信的真相」,像《羅生門》裡每個人所講的「真相」。)

在演出前,Ellen和我談有關演出有這樣的一席話。

Ellen:我想問你是不是在演出中會nude?
我:如果Shu Lea Cheang覺得有需要,在演出內進行性愛、nude也沒問題的。
Ellen:因為除了你以外,其他的演員也沒有答應可以在演出中nude。
我:那也不要緊,我可以的。
記得往年(2009)我辦的展覽有一輯沒有採用的相片,就是拍下 E 和我性愛的過程,但相片拍得不夠好,所以沒有在展覽中採用。其實在拍攝前,E 和我也懷疑會不會因為有第三者在場眼甘甘看著而不能進行性愛,或是臨時覺得太害羞而要取消拍攝。來拍照的攝影師 R 是我們的朋友,大家也覺得「齋講」沒用,試一試便知道行不行,若果大家也感到不愉快的話便停止。最後我們順利進行了拍攝。
Ellen:哦,咁真的是一次不錯的體驗 ^_^ 不過我不膽心Shu Lea要你除衫或者進行性愛,我是怕她要你當場大小便。
我:我也沒所謂,問題是有沒有「東東」可以「便」出來 :P


我:那麼Shu Lea Cheang的作品是怎樣的?
Ellen:在我看來Shu Lea的作品是試圖挑戰色情和藝術的界線,有時也有些「政治性質」的目的。
我:例如呢?
Ellen:我記得十多年前我在美國一所藝術館裡看過她辦的演出,當時她請了一班專業脫衣舞孃在藝術館裡的一個展場內跳舞,舞孃沒有脫衣服,她們只穿著得很性感地跳舞,舞蹈到了一般時間後,她們一邊跳一邊走到觀眾前用乳房和身體摩擦觀眾的身體,非常挑逗。當時我被嚇得立刻離開現場。
我:點解呢?
Ellen:我感到非常刺激啊!我需要避一避以讓自己冷靜下來,因為我不知要怎樣做才好,到底我是否可以回應舞孃的挑逗呢?我是否可以撫摸她們呢?
我:噢,咁真的是一個刺激的經驗,我相信要親眼見到才知道自己會有怎樣的反應 :P


至於當天MILK + 的演出並沒有我想像般激烈,既沒有真正的性愛進行,也沒有大小異便的場面,亦沒有暴力拉扯的動作。除了 J 、廢柴和我半裸以外,其他衣著較性感的演員都是「衣官齊整」的,而且有部份演員的動作經常保持像舞蹈般優美,演員們的擁抱、撫摸都是帶著「就著」的「假動作」成份,這一切讓我覺得這和「色情的」演出差距還有很遠的距離,極其量只能算是一個「異人館」的展示,而演員和觀眾們就是其中會郁動的展品。

要說藝術與色情的界線是甚麼,我仍然不知道。

引用往年藝術家 L 的一個問答作結。

問:藝術是甚麼?
L 答:我就是不知道藝術是甚麼才在努力在尋找答案。

------附記-------------------------------

G:我也在不停地問自已,當世界急促崩壞的時候,藝術到底是什麼?

V:Art is always art, no matter in what kind of world.
It is expression, communication, sublimation and inspiration.

D:It's also a way of world-building, thinking otherwise and transformation of experience. And slowing down

A:there will be exhibition of teachers in ava later. and they asked us to write what is creativity and art for the walls in he gallery. i wrote this. share with you.
創意是生趣、純粹自由的實踐、態度、菩提心、反思既有的、重整自己、與別人/社群溝通的(多種)行徑,而這些種種,正是香港嚴重欠缺的。
creativity is joy of life, practice(s) of freedom, attitude(s), compassion and care, reflections on conventions, reposition of oneself, multiple ways of communication with others/communities, which are what Hong Kong is seriously in lack of.

K:藝術就是在最糟的時代創作出自己的烏托邦

L:Alternative future

E:許鵬偉 藝術是身語意業之反映或外延,其中主要是思業。

D:許師兄,可唔可以用淺白啲的語言解多次,我驚呢度得我同你明講緊咩嘢。

E:業即是行, 即是指行為, 也指由行為留下來的結果(業果)及影響力(業力)。原則上我們的身心一切行為都是業,所以總共有身語意三種業,即身體、語言及思惟的業。

思惟也有業?沒錯,思惟也是一種內部行為。所以嚴格地說,行為藝術或藝術行為,都離不開思惟的,所以主要是「思業」。如果這種內部行為(思惟)向外延伸或化為身體、語言的行為,就會叫做「思已業」。
淺白地說,希望大家都明啦...

D:簡單啲黎講,即係積埋積埋,變咗藝術囉

E:藝術沒有絕對的界定,因為它是一切行為的結果及影響力的總和,即係所謂「積埋積埋」,非單一因數而能形成。「當世界急促崩壞的時候」,是一個人主觀的,也可以是集體的,但因為世界是循環不息的,所以也不能忽略當世界急促崩壞的時候,同時也是世界急促改善的時候。改善與崩壞,是一體兩面,你的心看到那一面,完全是主觀的,看到的所謂藝術也是一樣道理。

D:果然淺白咗好多。:P

S:很詳細的說明呢

------附記2-------------------------------

情色和藝術

周博文:
情色也是一種藝術~藝術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藝術~當人類不為活下去而汲汲營營的時候~就會將活著這件事情昇華到更精緻的層次那就是藝術~情與色本就是生活的一部份~情色被人從生活中分離出來是因為道德的枷鎖~道德是人類因為群居所繳交的一種自主權~濕潤與圬垢讓您感到不舒服是因此您尚未突破您的心防~您的心仍然被道德的枷鎖給封閉了~這種封閉將會影響您未來的創作上的可能~不過您們能突破裸露的枷鎖已是難能可貴了!雖然我未能看到您們的表演~還是會為您們的表演感到驚喜!加油!希望您們能更上一層樓!有更棒的作品讓人能從您們的表演與展示中穫得更多的啟發!
29 May at 16:44


Edvard Tam:
我覺得,如果要好投入去做一件事,唔可以反思太多。例如從事呢一類表演,如果諗太多藝術同色情嘅界線等等嘅問題,就反映到唔係真正投入。有時呢種投入的而且確係幾盲目,不過,一係唔做,做得又要左諗右諗,咁就幾自尋煩惱吓。好似咩突破道德枷鎖、打破禁忌等等呢類咁嘅label,八十年代仲有文化人諗d咁嘢,九十年代打後,照計已經從呢d 諗嘢模式之中解放咗好多。
29 May at 19:03 ·


Siu Ding:
Evard,
做一件事情的時侯可以不思考, 只投入地去做, 但做完後不反思, 就不是我旳習慣.
我喜歡不繼審視自己的過去, 我要反思我做過的事, 從中了解自己, 對自己更真誠, 不要因為那是"公認的錯事" 而不再做, 或是"公認的好事" 而去做, 我從自己做過的尋找自己真正想成為甚麼.

我相信任何年代的人也要會長成, 亦會經過差不多的試煉與思想, 是否前人做過並不要緊, 只因我未成熟, 才去試煉 ^_^ 前人經驗是為先軀和借鏡, 後來者再去重做即使未能突破, 亦不算枉然.
Monday at 10:43 ·


Edvard Tam:
thanks for your response

討厭果種濕立立、黐立立嘅感覺,可能係一種好身體上、感官上嘅反應,未必吓吓同道德枷鎖、禁忌等等之類嘅嘢有關。如果有呢類反應第一吓就用「係咪我仲有呢方面嘅禁忌?」去諗,咁我覺得就係俾一種觀念縛住

早十年廿年嘅人做嘢,總係要揾各種各樣嘅理由,例如譚家明拍烈火青春,當時好多人會從打破社會禁忌之類去睇。我覺得近年嘅人喺呢方面比較放得低,冇咁多呢類思考包伏。例如,身體元素係唔係吓吓要同禁忌扯上關係呢?如果跟本上已經放低咗呢種想法,咁身體元素俾我哋又有完全唔同嘅義義,例如,身體as a channel to experience each present moment,對我嚟講已經比單單「我要挑戰xxx」「我要打破yyy」更加正面同開闊(i quite like the concept: ‘let the body breath’)

創作入面,有時我哋係揾自己認識自己,呢一吓我諗每個攪創作嘅人都會係咁啩
Monday at 13:04


周博文:
Dear Edvard 感官~就是一種習慣~習慣就是某種型態的枷鎖跟束縛~試想一下如果您我從出生開始就生活在一種潮濕黏膩的環境中~潮濕黏膩就是一種自然~當您我脫離這樣的環境來到一個乾燥全無子雜物的環境時反會讓您我感到不適~所以禁忌就是一種底線標準~挑戰禁忌就是挑戰底線挑戰底線~與您分享~
Monday at 13:42


Edvard Tam:
thanks for sharing – i did not expect that it would turn into such a conversation...anyway,係有呢一種制約。呢種制約有時確係可以去到好細微嘅地步,例如一出世有d嘢已經可以追塑到再早d嘅影響

我覺得,視乎你想做乜嘢,有d制約基本上你可以skip咗佢,例如出世前嘅制約。基本上,如果呢種制約唔係去到影響到我哋嘅日常運作嘅地步,我哋唔俾佢bother就得喇

我細個果陣好怕著冷衫咭住d肉嘅感覺,呢種感官我覺得(至少喺我出世以嚟)唔係環境、文化制約。有d人好怕木板俾嘢刮嘅聲,我覺得,怕黐立立嘅感覺其實同呢類phobia分別唔係好大,唔一定係基於社會對於性同身體嘅禁忌,因為一咁樣睇就等於將一個身體嘅感覺賜與「一種」意義,而事實上呢一種感覺可以有唔同嘅理解方向,亦可以,將佢睇成單純嘅身體感覺,to me at least, this is quite a liberating way of seeing things


周博文:
呵呵呵~藝術沒有邊界~情色只是藝術的一種形態~性愛本就是生命延展的一個重要的過程~以演藝的方式來再現這個過程他就可以是一種藝術~悲劇讓我留淚~喜劇讓我狂笑~推理劇讓我思考~那情色片為什麼不可以讓我勃起!
越是禁忌只是讓性的自然變成了罪惡!性就現代的道德尺度來說它是二情相悅!不要為自己的思想受到限制~讓您們年輕的生命去創造所有的可能~人不可殺人這是不可碰觸的底線~
-------------------------------

攝影:Andrew Guthrie、hoyin、廢柴偉
(*黑白相片為 廢柴偉的生活照相館系列相片,非演出當日拍攝)

============

關於演出:《MILK+!》一個融合性、藥物及變種病毒的表演

演出Review:
奶汁和精液(我在MILK+ 演出裏)上
待續:濕潤和污垢(我在MILK+ 演出裏)下

相關文章:《MILK+!》有感 by Charles Au
相關討論:MILK+ ( 我今晚的演出)

2 comments:

Water Moon said...

很欣賞你這些嘗試,我不明白為甚麼香港今時今日只會更保守,比80年代更保守。我想要忘記身體上的不快要全情投入,不光是演員的責任,也是導演和其他團隊的責任。

小丁 siuding said...

一個演出中到底誰才真正有"責任"呢?
我想很難用"責任" 一詞去形容吧 ^_^

應該說是, 下次再做, 可以改善不足的地方, 令演出便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