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1 March 2018

自問自答

oil painting by Lily


陸續整理之前做過的訪問,展覽【BODY FEST體祭】由今年一月到四月,由香港到台中,要說的好像說了很多次,但又好像總是說不完。

透過不同的訪問,我不斷提問為甚麼做這個展覽,而我又能把身體議題帶到多遠多深。

我清楚的知道是,多年來以身體為題材作創,最初是為了好玩,之後是因為解答對自身的好奇,然後希望借助身體去講述多於身體的意念,例如詩歌、感情。再推一層去想,我認為人不能面對自己的身體、不能面對自己的話,很多社會議題也難以討論下去,例如性別平等、同性婚姻等。因為我們必須認清自己是誰,自己是個怎樣的人才知道怎樣討論下去。

另外,關於身體,很多時,我們以為別人對自己的要求高,別人的眼光如何讓我們害怕,甚麼讓我們希望改造自己以適應其他人的想法。但事實並非如此,其實最終不接納自己的、求最高的、最殘忍的其實就是自己。假如我們學懂體諒和接受自己,同時更能體諒別人、尊重別人。

而為甚麼總是裸體,我相信那只是一個手段,去喚醒大家對身體自主的沉睡狀態,因為在不同的衣飾下,我們在室內室外也扮演不同角色,況且在居住環境狹窄的香港,我們一天裡有多少時間可以面對自己或能夠觀察自身?【BODY FEST體祭】展覽試圖去藝術角度去提醒大家,身體自主更多時是一種經驗而不是一個概念。

【BODY FEST體祭】台中站在四月,現在天天盼望著快點把展覽辦完,可以靜下來把在展覽討論過的寫下來和大家分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