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June 2018

王健/ JAAP

【王健/ JAAP】第二場「追星」音樂會是 JAAP 與王建,我不算古典音樂的發燒友,很多知名的音樂人我都不算熟,而王健也不列外。這場機乎滿座的樂音會萬眾期待,不過意外地發現王建只拉一首柴可夫斯基 Variations on Rococo Theme,然後便是 encore,他獨奏了 Bach, Cello Suit no. 3 in C major Sarabande(第一晚encore 了 Cello Suit no. 1)。無容置疑,他的演出精準精彩,但感覺太「趕」了,18分鐘+encore 只是把櫈剛坐熱便要走了。而不知是我累還是甚麼原因,竟然在 Variation on Rococo Theme 的中央一大段我睡著了,坐在隔鄰的 W 完全拍不醒我 。。。T_T 。。。 下半場我打醒十二分精神,不過Shostakovich,Symphony No. 7 Leningrad《列寧格勒》的戰鼓又怎會讓人睡得著,為了這次演出樂團追加了不少樂手,銅管樂部的浩大聲勢,管弦樂部的緊迫追隨,雙豎琴,整首樂曲超過60分鐘,單是觀賞者也有疲累的感覺,更何況演出者,樂曲完結時全場鼓舞。



其實在聽音樂會前,我們做足功課,預先把《列寧格勒》聽熟,以便在欣賞現場演奏時能全程投入。不過這方法有一個不好的地方,就是當你太過熟悉某一指導或樂團演繹該樂曲時,在現場一聽到有「不對版」的演奏便會覺得「刺耳」,有時還會感到總是那裡不對「周身唔聚財」。其實有時即席演奏的樂曲難以和那些粒粒音執到正的超級錄音大碟作比較,而且偏愛一個版本的話,也不能說另一版本一定差。幸好這夜的演出水準十分高,不但沒有讓我們這些聽熟樂曲的人失望,而且除了那段以熟能詳的中央戰爭抗敵旋律外,其他的部份都非常細緻清晰,這些細節在家中是無法完全集中精神去聽的,這是現場演奏的威力。樂曲一完結大家更興奮得拍掌高呼叫好。W 問,真有這麼興奮嗎?我答,有啊,六十多分鐘的觀眾與演奏者加在一起的集中力,好像能發電一樣,大家忍耐了一個小時才可爆發(或放鬆)這怎能讓人不興奮!



好戲還在後頭,最讓我有意外驚喜的,卻是最後 encore 的一首舞曲小約翰史特勞斯Johann Strauss《蝙蝠 序曲》The Bat(後來從網上留言的觀眾得知曲目名稱,有個人說聽完《列寧格勒》再聽《蝙蝠》很反高潮;有人說是諷刺現今香港。我覺得音樂就是音樂,本來就無分界限,不必苦猜一個隱喻。),指揮的揮手、雙手向下像潑水的揚手,所有動作都直接牽引樂團不同部門的回應,樂團像他的手腳又像他正在彈奏的樂器一樣,他甚麼跳起舞來,讓整首樂曲像活著的舞蹈,讓人嘆為觀止。(我沒有寫太誇張啦,是真的,W 也說 JAAP 跳著舞)而這也看出他能把樂團發揮到甚麼程度,無論抒情的柔潤、進行曲的莊嚴與暴發力、輕盈跳動的舞曲,都一一在場內展現。這是個包羅萬有的夜,樂團變變變,像個魔幻師帶你進入不同境界。

於是我決定要追他的下一場演出。

真期待我的追星能延續下去,因為尋找一種喜歡的風格實在不易。
#fridaymusicclass #星期五音樂課 #jaapvansweden #hkphil #jianwang #shostakovich
spencerchan138如果個個都可以好似你咁做足功課入場,一定會越來越多人迷上古典音樂這個典堂!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