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May 2021

【4。真係甜嘅性愛辦公室(下)】

 




另一次,則是在中環的辦公室C: 

星期五傍晚我特意換上cosplay,穿了日式水手服到他的中環辦公室接他下班,他的同事頓時起哄,這讓他格外興奮。 

我們先在附近酒吧飲酒及點了輕食,再特意找個很嘈的舞池。在人迫人的舞池中,我邊跳舞邊把內褲就脫了。然後拉他的手到我裙下,他刻意地只撫摸屁股和陰部旁,手指輕輕地觸碰陰道入口前一點就收回來。這時我抱實他、親吻他,並著他的手再往陰部伸入些。「嗯⋯⋯呢度舒服~」他兩隻手指再伸進陰道一點,緩緩上下爬行,又打圈左右摸索。我在他耳邊底吹一口氣:「係呢度啊~」他開始想加快速度,我卻按着他的手。「唔好咁快,慢慢就可以。」再過一會,他把沾濕的手拔出來,舔着手指,我們四目對望,做個鬼臉又拉開距離繼續跳舞。 

忽然,他拉着我:「你係咪諗緊我諗緊嗰啲?」二話不說就拖着我去洗手間——平時電影情節總是有厠所性愛這一幕:在酒吧或火車的狹窄厠所裡做愛,而且外邊總會有人等待太久而不停拍門催促。幸運地這所厠所無人,我們直接闖入一格,關門、上鎖、放下厠板。我站着,就解開他的西裝褲替他手淫,卻不到一分鐘,他就阻止了我。這時我們才環顧四周,雖然不至太惡劣,但肯肯定不浪漫:紙巾垃圾滿佈一角,牆身亦有些少水漬。我鬆開了手,他扣上褲子,打開門,也不尷尬地一齊離開,並在洗手盆前整理一番。 

到了半夜,我們就直接溜回他的公司。我還未脫去水手服,他就直接把我扔在座椅上,熟練地單手隔着恤衫脫去我的胸圍扣,再在胸前左摷右摷。男人常以為這樣很色情,但其實胸圍在上衣底下拉來拉去很不舒服的。我企起身把恤衫脫掉再挪走胸圍,頭一轉,他已經繞到我身後,雙手先矇着我嘴,再用指尖和舌尖一同從耳背游到我後頸,然後右手溫柔地揉着我的乳頭,左手抱住腰,再輕咬我背脊四處。我背上陣陣微濕的輕擦,足夠讓我全身毛管戙,他一直向下吻下去,我便用屁股左右輕擦他勃起的陰莖。 

他很有耐性地又把我反過身來,再吻我的耳朵、眼睛和嘴。舌頭交纒的感覺甜美,我輕咬着他的唇,他再掀起我的水手短裙,把手指伸進陰道試探,確認陰道足夠濕潤。「依家?」「嗯!」他把避孕套拿出來,我替他套上。他大剌剌地坐在辦公椅上,讓我先騎在他上邊慢慢郁動。我控制着陰莖進入的深度,開始時只淺淺的引誘他,偶爾縮緊陰道把他的陰莖一下一下地夾着 ,續漸到深入內在的摩擦。 

「嘎~嘎~嘎~」我輕輕地呻吟着,不一會,他已經忍不住,就企起身抱着我稍為用力地插了幾下。然後走到落地玻璃前,從後進入我的陰部。我雙手按着玻璃,鳥瞰着中環街道的夜景。這時陰道已經非常潤滑,陰莖已經放肆地用力抽插,我忍不住放任地大聲呻吟起來。他連忙把手掩着我的嘴說:「唔好咁大聲啊,怕實Q經過以為係凶案現場!」我們又經過一輪激烈的啪啪啪,這情景既壓迫又刺激,陰道在強烈的擴張收縮,內裡的液體像滙聚成一個漩渦,我好像也被捲進裡邊,整個世界被徹底攪拌。 

「我唔得喇,太刺激了~」他雖然還未射精,但亦溫柔地停下來,再慢慢把陰莖拔出,我鬆了一口氣,透明的體液從陰道沿雙腿流至腳踝上。 

 #candycrush #feminist #🍭weekly 
 #甜古 #手足甜古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