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8 June 2021

【7。潮濕】




【7。潮濕】今年五月香港特別潮熱,5月35日過後的銅鑼灣陣陣驟雨,我們剛好避開了雨水,兩人在夜裡濕漉漉的街上行走,不經不覺就繞過了維園。我們都穿一身黑色,ta和我初次見面,隔着口罩也見到ta雙眼清澈,像極了我曾經喜歡的ta/她/他。ta單眼皮、短睫毛、眼睛不大不小,簡潔明亮的瞳孔反射着路燈,一閃一閃地。
 「你介意我吸煙嗎?」ta問。「隨便~」我答。 

Ta瞇起眼睛,脫去口罩,側頭對我笑了笑,便在煙盒裡抽出一根細長的煙。Ta的手指修長,塗上啞黑甲油的指甲修剪得非常短。點火,ta深紅的厚唇吸着煙,吹出一口氣。公園的燈光黃澄澄,煙薰在我們之間,在煙霧中ta又似另一個ta。「不好意思,煙噴到你。」ta說,我搖搖頭:「唔緊要,味道好淡。」

 散步道上滿佈水窪,我輕輕地走在其中,只怕沾濕襪子和涼鞋,ta卻大剌剌地踏進水窪裡。我們都沒有說話,一直走到公園的邊緣,越過天橋,到了海邊。我隨ta爬下木梯,上了一艘沒有人的舢板。我們並坐在船尾,我把背囊放在腳邊,感到自己背上微微出汗,我把雙手左右伸展、身體後仰,合眼感受在浪裡的寂靜。 

潮濕的咀唇隨一陣體熱湊近我,ta厚厚的咀包着我薄薄的唇,ta把舌尖伸進我微張的口裡,我自然地伸手去摸ta的頭,ta就開始舔我的鼻、我的眼、我的眉。像貓。我鬆開手任由ta親我,ta的唇跳到我的耳邊,輕咬着我的耳環,再滑到頸邊,口水在汗毛之間劃出一條清流。我的陰道不由自主地收緊了一下,似把頸上ta留下的口水吞下般。 

Ta忽然抬頭凝視我,像是要重新確認我是同一個我。Ta把我再抱緊些,張開咀唇要把我吻得更濕更深。我們的胸部緊貼,乳房隔着衣服互相摩擦。慢慢地,ta的手溜進我黑色的裙子裡,長長的手指由內褲邊伸了進去,在陰道外內輕輕撫摩我。我抽出吸吮着的舌頭,微張開咀嗯嗯嗯地呻吟着。Ta把濕淋淋的手指從內褲中抽出來,放到口裡逐一舔淨。  

我把ta的黑色裙子下的厘絲內褲脫去,ta張開雙腿,我跪下,探頭舔ta的陰唇,用兩隻手指伸進ta的陰道來回探索。Ta閉上眼睛,捉着我的手,控制着節奏在其中抽出伸入。我感受着ta的陰道收緊擴張,細聽ta重重的呼吸和陰道瀝瀝的流水聲。Ta開始喘氣,放鬆了捉着我的手,沉浸在身體興奮的抽動中。我沒有放過ta,沒有停止陰道中的探索,更把舌頭沿陰道舔至屁眼,ta像被針輕刺,震抖得更厲害。我伸出陰道中濕濡的手探進ta的屁眼裡再慢慢抽出來,ta忍不住低聲喊叫:「嗯嗯嗯~」我鬆開雙手,望着ta深紅花瓣一樣的陰部,大小水珠纍纍滴下,我舔了舔咀邊的體液,感受剩下的甜蜜。 

我們整理好裙子,手拖手躺在一起,在船上和浪一起搖擺,兩人身輕如霧,化作潮氣,在海中冉冉上升。
. 
. 
. 
model @mmomosze 
 photo by @siuding_ii 
 #candycrush #feminist #🍭weekly #甜古 #手足甜古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