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9 July 2021

【9。游離】




【9。游離】晚飯後我們沿着彌敦道,由尖沙咀手拖手一直到走到旺角。看着街道上名牌的塗鴉、新的欄杆、水泥半掩的磚塊,一一都已是前年社會運動的烙印。我看着有點傷感,似乎已是很遙遠的夢。Ta一直緊握着我,為我引路。是的,我們還有彼此。 

 炎夏的晚上,還是出了一身濕汗,我們進了一所酒店,職員迅速地遞上門咭,34樓的房間意外地寬敞,室內擺設有家的感覺:橙黃色地燈、深藍色沙發、淺灰色地毯,全白的床鋪一邊是連身鏡,一邊是木色牆身,我們一進去就各自找到自己喜歡的角落。 炎夏的晚上,還是出了一身濕汗,我們進了一所酒店,職員迅速地遞上門咭,34樓的房間意外地寬敞,室內擺設有家的感覺:橙黃色地燈、深藍色沙發、淺灰色地毯,全白的床鋪一邊是連身鏡,一邊是木色牆身,我們一進去就各自找到自己喜歡的角落。

Ta先走入透明玻璃浴室,坐在厠板上一邊抽煙,一邊碌手機。我脫去衣服,準備放水浸浴。「我想屙大喎,會好臭。」「我唔介意啊~要我拖着你嗎?」「好啊❤️~」我就坐在雲石紋的浴缸邊拖着ta,ta赤着上身,黑色的底褲還掛在大腿上。Ta瞇起眼睛側頭看我:「我鐘意你有雀斑。」「我覺得太多了。」「不會啊,很可愛。」 

我放了一大缸頗熱的水,就跳下去。熱騰騰的蒸氣充滿着浴室,室內播着ta放的〈Demi Lune〉。  

Ta淋浴後,便坐在浴缸邊望着我。Ta伸手來回掃着我水中的小腹,水波蕩漾,揚開千萬個漣漪。我一直注視着ta修長的手指,在我肚臍中央游走,然後順着滙成一線的汗毛,向上劃至胸口。Ta像是要剖開我的皮囊,取出藏在內在的我。 

忽然ta拍了拍我的頭說:「你太瘦了,要食多啲嘢。」「乜咁似阿媽講嘅嘢⋯⋯」還未說完,ta就探頭堵住我的咀,我輕咬ta的厚唇和應着。我在熱水中紅着臉,鬈髮滴着水珠,ta慢慢移近身體,我索性把她整個拉入水。缸邊水花四淺,ta壓在我身上有點緊,擠逼得有點抖不到氣。我在ta身邊坐起來,在大浴缸中,ta躺着像隻半月蝦米,我們構成兩個全型符號(・。  

我輕撫着的ta的側面,畫出一個半圓,從ta肩上橫越手臂,沉到腰間,又升上臀邊,再滑至大腿小腿。Ta瞇起眼享受,用手梳整我稀疏的陰毛作回應。水中傳來癢癢的感覺。我伏下身體抱着ta。 

這時浴缸水滿爆裂,我們才發現整個房間都已注滿了水。我們緊抱着浮到半空,從落地玻璃的裂縫中游了出去。黎明前的黑暗,在旺角的大廈群上,我們手拖手懸浮在空中起舞。就算城市頃刻倒塌,末日就此降臨,也無礙我們此刻自游。清風徐來,一陣晨雨灑下,我們赤身閉目迎着風雨,互相在對方體內交織滋長,ta就是我,我就是ta。
 . 
. 
. 
model @mmomosze 
 photo by @siuding_ii 
 .
 .
 . 
#candycrush #feminist #🍭weekly #甜古 #手足甜古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