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August 2021

【14。突然,滿載性幻想】

【14。突然,滿載性幻想】黃昏照例出席每月的攝影分享會,可能下班後有點累,不太能集中聽人說話。我只看到他一開一合的口,配合擺動的肢體,就想起今早和另一個他做愛的精選段落——我們側身spoon着,他的陰莖輕輕後入,在半夢半醒之間我們像兩條毛蟲一起蜷曲擺動,汗水在床單留下蜿蜒的路徑。我擰擰頭,擦擦眼,坐正身子,努力掙扎合上眼皮的倦意。 

這天的討論以「家」為題(是的,有點 old school🤫🤫)。大家探討攝影師在創作中如何醞釀和煉就這個主題,確立有個性的凝視方式。但我就是無法集中起來,腦裡總是聯想到「家」中的床,想到上面一場場的性愛畫面,此刻疲倦的身體就是忽然地渴望做愛。我實在想起立大叫:Does anyone want to have sex with me? 這樣也太沒分寸和禮貌,完全是out of topic的,但性對我來說有時就是如此突如其來,那並不是因為席間有誰吸引我,或是看了愛情動作片才產生的衝動,甚至乎有時獨自在購物時,也很想隨機在街上抓一個ta/她/他立即去爆房。或者是時候我該裝個dating apps,約人去解決完事便算。  

我又雲遊到另一場性愛之中:我在身上塗了些嬰兒油,豐滿的乳房壓着他的紮實的胸脯,兩團油膩的肉在他身上打圈,乳尖和乳尖的碰撞,他貪婪地垂眼看着我的用功。我俯身幫他戴了避孕套,反手捉着他的陰莖柔柔放進體內,油淋淋的身體在他的身上細細爬行。不一會他忍不住我的緩慢動作,用力地一邊揸着我的屁股,一邊夾緊自己的屁股肉,就發力地抽插。「呀~」我興奮地叫了起來,我感到陰道內層有足夠的濕潤包裹着他的肉棍,像在吸收他的整個器官,非常舒服,陰莖彷彿就不存在。我正在期待高潮將至,忽然有人問我:「剛才那位攝影師的觀看方式,你覺得是insider,還是outsider?」「吓?哦,我想一想。」我體面地笑了笑,從夢遊中回到討論的現場。我呼一口氣,左望右望,有點不好意思。 

不知過了多久,我又夢到我們再轉換體位,我半趴在床,墊着枕頭,彎着腰,屁股翹得很高;他則站在床邊又是後入,陰莖完全深入我的體內。Inside、outside,就像海浪一波又一波地衝過來,雖然是如此激烈的撞擊,但體內的觸感卻極溫柔。他的龜頭輕吻我陰道盡處,軟綿綿的肉枕互相撫摩,溫暖又舒適,如同打開了體內密室的門,傾訴身體的蜜語,這時我的呻吟聲也變得低沉起來。我舒服得不由自主地放鬆陰道的壁壘去完全感受他內在的膨脹,吸納逼迫中的空間,就在高潮來臨的一條線快要貫穿我的頭顱時,他射了精。 

此時有人拍了拍我的膊頭,「Are you OK? The break is over. Let's get back to the discussion. 」我雙額有點發熱,不好意思地答:「Sure. But I need to go to the bathroom first. 」 

我在鏡前呆望自己的臉,我要把性幻想拋開,否則今天就太不好意思了,明明是要跟人家一起討論攝影啊。我用冷水敷一敷臉,拍一拍面額,確定自己回復精神,我離開洗手間,把性想像留在厠格裡。 

對,今晚談的攝影主題是「家」,剛才好像在分類哪位攝影師是insider/ousider。大家有提到外國攝影師Ian Howorth的”ARCADIA”(英國)和Larry Sultan的”Pictures from Home”(美國),也探討哪位最能表現香港作為「家」的作品:例如山内道雄的《香港 Hong Kong 1995-1997》和Greg Girard的《HK:PM Hong Kong Night Life 1974 - 1989》,他們都用街攝展示香港的生活日常。對比起何藩的《香港追憶》、岑允逸的《某座》和劉智聰《對望》,則用廣闊的角度表現宏觀的街景或廢墟。有人覺得走進人群生活裡的外籍攝影師更能以insider的方式去呈現香港,反觀本地攝影師的選材與角度更像outsider。我倒覺得outsider很想感受內藏的紛雜情感和生活方式,而本地攝影師本身是insider,更能冷靜地紀錄對我城的獨特性,突顯出與別不同的內在情感。

 城外的人望進去,城裡的人看出來。Inside out, oustide in。性愛或者攝者,可能都是如此。
 . 
 .
 model @mmomosze 
photo by @siuding_ii 
. 
. 
. 
#candycrush #feminist #🍭weekly 
#甜古 #手足甜古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