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7 August 2021

【15。No means NO! 攝影就是攝影】

【15。No means NO! 攝影就是攝影】 
我全裸跪在窗台前,背對着他,他在我身後拍攝。忽然一手把我拉到他懷裡說:「Let’s have sex.」 我一頭霧水,本能地推開他,爆出一句:「No.」 「Why?」 「No means NO.」 「Why?」
 「吓!No means NO 喎。」我的白眼反到屎眼。 
他辯駁道:「在西方,好多女孩子說 No means No, 但在亞洲,people are so submissive, and sometimes No doesn’t mean No. 」 
「吓?!我唔知佢地係點,但我唔係呢種類型!」我開始發怒。 
「What do you lose? We can try. I am good.」他無視我,繼續推銷。 
「No!」我斷言拒絕。
「我一定唔會喺攝影進行中忽然同攝影師進行sex,根本就亂嚟。而且今天有大半日空閒嘅時間,你有好多機會問啊!點解你唔食飯時邀請?或者拍攝之前之後問都可以。但喺無・我・同・意・下・忽然掂我實在不能接受啊!」 
「是嗎?攝影就咁神聖不可侵犯嗎?」 
「對我嚟講,係!」
 「我不嬲都係借約拍來識人,咁又有咩問題?而且有一半以上的女仔都同我sex嘅。」 
「呢啲係佢地嘅事。但你咁做,我絕・不・認・同。」 
「佢地又有咩損失?我影啲相咁正,佢地識幾多攝影師都無我影得咁好,我唔收錢,仲有sex,佢地賺咗啦。」
 「咁你唔直接約佢地sex?」
 「咁好怪嘛,無啦啦點樣約人sex,但係話約去影相就唔同,有樣嘢做下,大家又可以認識下,我都只係同一半人sex,又唔係全部。」 
「其他人我唔理,但我最憎人講一樣做一樣,咁好混亂。如果一早傾好咗,就算一邊sex一邊拍攝都無問題,前提係有雙・方・同・意・下進行。你無啦啦就攬埋嚟,根本係性侵!」
 「OKOK,sorry囉。咁我之後問番。」
 「仆街啦你,做完先問。」
 「你要明白,個社會其實對男性好唔公平,喺父權社會下我哋都好大壓力,我哋約女仔係幾咁難......」 我沒有理會他喋喋不休地訴苦,我立即套上連身裙,把所有東西塞進背包,推門就走。沒有說再見,只留下一隻中指給他,就消失在黑夜裡。 

其實,很多人會約我做模特兒,通常我只問兩條問題:「一、有無作品website?二、有無artist statement?」有人會說自己在IG的post,已足夠顯示其拍攝風格,相片代表他們的「說話」,不必再用言語解釋。

但其實artist statement並不是用來解釋相片,而是藝術家的創作宣言。不過這樣的回覆已算用心,大部分邀約的人收到了這兩條問題後都已讀不回。我也不知道是問題太深,還是中英夾雜的句字令人討厭,覺得我太串。(T_T 我無啊~) 但他不同。他不單有自己的作品網頁,也寫藝評,而且還特別準備了一份完整的拍攝計劃書,圖文並茂地說明拍攝概念和參考作品,清楚列出拍攝進度。我先約了在他的studio見面,確認過拍攝安排,也做了些test shoot。之後晚飯間他提及如何喜愛數學,在數式的排列和演算過程中,看着數字的增減變幻,感受到強烈的消亡意象,別離的哀傷令他忍不住落淚。他真誠的眼淚也觸動了我。那刻,我確定他是個認真的人。 

三週後,我們如期到長洲的Airbnb進行兩日一夜的拍攝。一到埗我們已經開始進行互拍——大家在不同時段做對方的模特兒來作交換。午後陽光斜斜地灑進屋內,光與影塑造了許多美好的畫面,我們找緊機會趕緊拍攝。在小休時,我們也談及攝影,他是Pixy Liao的fans,也喜歡馮立,並把一輯自己的攝影給我看,希望我給一些意見。那是一輯sex進行中的親密照片,我認真地在構圖及色彩上給了些意見,並說:「我們總談攝影或數學,我以為你為人並不sexual。」 「No,我很sexual的,只是因為我們並不是這種關係,所以我會將性的面向留給自己。」 
當時我聽後很安心,但想不到之後拍攝的下場會是如此!氣死我了!
. 
. 
model @mmomosze photo by @siuding_ii 
. 
. 
#candycrush #feminist #🍭weekly 
#不是甜古 #手足甜古系列
#metoo